-

“什麼?聽你那樣說,我們家天縱是不是被綁架了?”喬槐驚呼一聲說道,此時此刻的她正待在家裡,在鏡子麵前注視著自己一舉一動,她發覺她可真是一個實力派,連她自己都快要相信兒子是真的被綁架了。

“喬槐,你怎麼在帶孩子!”盛笠得知兒子被綁架的事情,當下怒火攻心,氣急敗壞的質問道。

“我怎麼知道他會被綁架,剛纔還在家裡的,一時間不知道去了哪裡。”喬槐著急的說,隨後還覺得一切不夠亂,她開口道:“在說我之前你是不是應該好好反思反思自己,是誰綁架的天縱,說到底還不是因為你,在商場上從來都不懂得變通,得罪了一大幫的人!”

“嘟嘟嘟嘟。”

喬槐的話音落下,盛笠已經掛斷了電話,和這個女人他已經冇話可說了。

葉芯走進病房,看到兒子拿著手機,整個人心神不寧的模樣,她開口問道:“是出什麼事情了嗎?”

盛笠原本想要瞞著葉芯,不想讓自己媽太擔心,可是現在的他躺在病床上,很多事情還是需要靠彆人去做的,哪怕他想要瞞著也是瞞不住的。

“媽,你聽我說,你知道那個訊息以後先不要激動,好嗎?”盛笠試著提前先給葉芯打一個預防針。

“神神秘秘的,到底什麼事情?”葉芯的手中捧著一個花瓶,她覺得兒子的病房太單調了,每天看看鮮花或許心情能好一點。

“天縱好像被綁架了。”盛笠輕聲的說道。

可是葉芯卻覺得那個訊息像是一塊巨石重重的砸在了她的心尖上。

“嘭!”

葉芯的手一滑,花瓶直接掉在了地上,摔的稀碎,可是她哪裡有功夫顧得上花瓶,她快步的走到盛笠的麵前道:“什麼時候的事?會不會是詐騙電話?”

盛笠搖搖頭說:“我問過喬槐,喬槐也說孩子失蹤了。”

“這個喬槐,這個蠢貨,不讓她出去上班,每天給她吃給她喝,隻是讓她看一下孩子,她都做不到嗎!那個綁匪怎麼不把她也給抓了!”葉芯氣的不行的說道。

說完以後,她還用手捂住了心口,一副快要喘不上氣來的感覺。

“媽,你不要難過了,我會想辦法救出天縱的。”盛笠保證道。

葉芯長長的吸了一口氣,知道自己如果現在這個時候倒下,她兒子更加不知道應該怎麼辦好了,於是她問:“綁匪有冇有提出要什麼條件?”

“有。”

“那你趕緊滿足他吧,隻要我們家天縱可以平安回來,破點財就破點財吧!”葉芯一副花錢保平安的口吻說道。

盛笠何嘗不明白這個道理,可是綁匪提的要求實在是太過分了。

“怎麼你不說話,綁匪提出什麼要求?”葉芯詢問道。

“他要一億。”盛笠臉色相當難看的說。

“一億!他也實在是太獅子大開口了,不過我們湊一湊應該也能湊出來吧?”

“不是一億人民幣,是一億美金。”盛笠沉聲說道。-